會員之窗
《企業管理》文摘
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 / 《企業管理》文摘
福耀玻璃美國投資鏡鑒
點擊次數:1662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31  【打印此頁】  【關閉

1995年嘗試國際化到2014年在美國大規模投資建廠,福耀玻璃為全球化準備了19年。即便這樣,它的美國工廠仍然屢遭挑戰,正在熱議赴美投資的中國企業家從中可以學到什么?

福耀玻璃美國投資鏡鑒

 

74.741萬美元(約合486萬元人民幣)的咨詢費。新年前夕,一條新聞讓福耀玻璃美國公司(下稱福耀美國)支付的這筆咨詢費頓時成為熱門話題。收下這筆錢的“勞資關系研究所/LRI咨詢服務有限公司”提供的是關于如何“規避工會”的服務,其幫助福耀美國在去年11月的工人投票中,否決了成立工會的倡議。

福耀玻璃工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(600660.SH,下稱福耀玻璃)從1995年開始在美國投資,直至2014年才選擇設廠——2014年,福耀玻璃決定投資10億美元在美國俄亥俄州莫瑞恩(Moraine)市成立全球最大的汽車玻璃單體工廠;201610月,該工廠竣工投產。 

福耀玻璃創始人、董事長曹德旺一方面通過算成本賬表示“在美國辦工廠比在中國利潤高”,另一方面遭行政罰款、遇工會阻撓等問題讓他感嘆“(對于美國工廠)有時候我會沮喪得快要昏過去”。

根據財報,2016年福耀玻璃美國有限公司的凈利潤為-4161.05萬美元,2017年上半年的凈利潤為-1044.10萬美元。曹德旺之前設定的目標是2017年在美國市場掙到2億美元。

  盡管危機暫時緩解,但福耀玻璃依然在美國面對著生產效率低、招工難、文化沖突等一系列挑戰。

  特朗普大降稅后,中國企業家赴美投資熱情高漲,但企業出海的顯性成本容易看清,而隱性成本就像海面下的冰山。福耀玻璃在美國的經歷正是鏡鑒。


看得見的優惠


  在曹德旺的成本賬中,美國的天然氣價格是中國的五分之一,汽油、電的價格是中國的一半……中國除了人工便宜,其他都比美國貴,尤其是稅收成本。他說:“在美國投資100萬,企業可以賺60萬,而在中國只能拿到42萬,稅是58萬。”

  根據2017年半年度報告,福耀玻璃應交稅種包括增值稅、企業所得稅、個人所得稅、城市維護建設稅、教育費附加、應交土地使用稅和應交房產稅。大陸地區的30個企業納稅主體中,有3個按25%繳納所得稅,其余大都因享受高新企業優惠政策而按15%繳納。美國地區的6個企業納稅主體中,只有福耀北美玻璃工業有限公司按38.21%繳納所得稅,其他因報告期內虧損或存在可抵扣虧損而無需繳納。

  雖然美國的所得稅率看上去比中國高,但中國企業實際承擔的稅負卻高于美國企業,這與兩國稅收制度的差異有關。

  美國是以直接稅為主體的國家,稅收主要來自個人;中國則以間接稅為主,稅收主要來自企業。在美國,企業只需繳納所得稅;而在中國,企業需繳納所得稅、增值稅、房產稅等多個稅種。同時,既多又雜的各項費用,是中國企業的另一個頭痛之處。根據Wind資訊,2016年中國非稅收入占全國公共財政收入的比例是18.29%。除了稅收、費用,企業的高成本還包括隱形交易成本,從走程序蓋章到與各方機構搞好關系,其中的成本不可小覷。

  對于美國市場,曹德旺看到了要素成本低廉,稅收負擔小以及交易透明,但更看重的還是美國招商引資的優惠力度。

  據介紹,莫瑞恩工廠每招收一個美國工人,就會得到一定的稅收補貼,2016年,當時已經招到的2000多員工最起碼會得到3000萬美元補貼;此外,2016年還拿到了70萬美元的培訓補貼。即使是為工廠換節能燈,當地政府也會給補貼。

  曹德旺也曾多次公開表示,莫瑞恩工廠18萬平方米的建設費用大概是4000萬美元,得到的政府補貼就超過了這一金額。

  2014年,福耀玻璃不僅決定建立莫瑞恩工廠,而且還收購了美國PPG工業公司(NYSE:PPG)的錫安山(Mt.Zion)工廠。錫安山工廠位于美國伊利諾伊州,主要生產汽車玻璃的原材料浮法玻璃。

  PPG工業公司之所以放棄錫安山工廠,主要原因是搞不定工會。福耀玻璃接手后,不僅保留了工會,而且還答應了每小時加薪2美元、為員工交五險和401K養老保險)以及每年工資遞增1.2%的要求。

  當時,曹德旺對美國市場滿懷期許。他對錫安山工廠的工會成員說:“我的要求很低,中國工人能做到的,你們也做到。”然而,這個要求美國工人至今很難做到。


想不到的煩惱


  作為與日本旭硝子、法國圣戈班比肩的世界級汽車玻璃企業,福耀玻璃在美國投資建廠的出發點是市場而非成本。

  如今,福耀玻璃在中國的市場份額已經達到70%左右,進軍海外市場是必選項。在曹德旺看來,作為全球一流汽車企業的供應商,“它在哪里建廠我必須在哪里建廠”,福耀玻璃需要提升全球供應鏈能力。2016年,福耀玻璃海外市場收入在營業收入中所占的比例是33.79%

  “車輪上的國家”美國,是福耀最重要的海外市場。早在2011年,福耀玻璃就與通用汽車(NYSE:GM)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,協議規定福耀玻璃是通用汽車的第一大供應商,但前提是必須2016年在美國建廠,以保證穩定供貨。

  福耀玻璃最終選擇在俄亥俄州莫瑞恩市,將通用汽車于2008年廢棄的制造廠重建為全球最大的汽車玻璃單體工廠。俄亥俄州是汽車工會強勢地區,通用汽車、福特汽車(NYSE:F)和菲亞特-克萊斯勒汽車(NYSE:FCAU)三大巨頭就曾因無法忍受工會“折磨”而將生產線外遷。亞洲汽車企業如豐田、日產、現代等為了規避這一風險,選擇在美國南部設廠。

  美國按照行業原則組織工會,工會的主要職能是為地方、企業基層員工提供集體談判服務以及游說議員參與立法。工會是營利性組織,以全美汽車工人聯合工會(United Automobile Workers,下稱UAW)為例,除了向工人收取會費外,收入來源還包括聯合培訓、房地產、基金投資等。近年來,美國工會背負高層腐敗、不全力為工人階級爭取利益、與資方和政府勾結等爭議。

  曹德旺對汽車工會也有所忌憚,他曾主動向同樣在俄亥俄州設廠的本田汽車(NYSE:HMC)請教,“本田汽車那個廠沒有工會,它給我們一張紙,說只要做到上面那幾點,就沒有問題。”這張紙的主要內容是環保、工作環境、員工的薪酬福利等與當地接軌。然而,問題還是很快就來了。

  20166月,工人投訴福耀玻璃未能保證安全生產,并主動向UAW求助;201611月,UAW宣布支持工人安全生產權利,隨后聯邦職業安全與衛生署(OSHA)對福耀玻璃處以22.5萬美元罰款;20174月,在UAW的支持下,工人在當地市政廳舉行集會,對福耀玻璃表示抗議;20175月,UAW要求民眾聯署請愿,希望勞方和資方進行聯合談判。

  對此,曹德旺表示:“如果客戶(因為工會原因)撤銷訂單,我做什么,我不是要關閉工廠嗎?!”201711月,福耀玻璃通過各種努力阻止了成立工會的動議。

  20176月,央視曾針對福耀玻璃罰款一事采訪OSHA前主管戴維·邁克爾斯。戴維表示:“20萬美元罰款是一個很大的數字,現在只有很少的企業被OSHA開出這么大金額的罰單。一個新工廠成立的時候,居然沒有安全管理體系,這令人震驚。”

  正略鈞策國際化咨詢首席合伙人、前柳工國際事業部總經理黃兆華在歐洲、拉美、北美地區擁有多年工作經驗。他說,福耀玻璃遇到的事情“很正常”,因為美國工廠是中國人設計的,中美兩國之間的安全規范本身就存在區別,“哪怕將兩國之間的度量單位進行換算,就足夠折騰了”。

  王俊銘也曾提到這一點。他說:“無論是土建供應商還是電氣安裝類的,我們國內設計的圖紙有些不是很準確,國內可以現場改,但美國不行,必須要重新換一張圖紙。”

  曹德旺最頭疼的是美國企業的效益,而效益的關鍵在于團隊穩定和員工管理。

  人力成本差距不僅體現在美國白領工人的工資是中國的兩倍多、美國藍領工人的工資是中國的八倍,還表現在勞動力質量。從20世紀70年代的“去工業化”到如今的“再工業化”,美國制造業勞動力出現了斷層:一方面招工難,另一方面招到的也多是年齡較大的人,很難找到50歲以下的工人,技術水平也較差。

  雖然莫瑞恩工廠是福耀玻璃設備最好、自動化程度最高的工廠,但是也會存在問題。福耀集團產品技術總監蔣炳銘就表示:“國內很多生產線都是斷開的,美國工廠由于自動化程度高,生產線都是連著的。當你在一個地方進行調試的時候,整條線全部停掉,都在等待這個調試。”目前,為了盡快提升效益,莫瑞恩工廠在“上手段”,也就是派中國工人到美國工廠手把手地教當地工人。

  雖然美國是世界頭號技術創新大國,但是福耀玻璃在親身實踐后還是把研發轉移到了國內。蔣炳銘解釋說,美國制造業的產業鏈不完備,比如在美國工廠周圍找不到可以修模具的地方。另外,中國的開發成本也比較低,開發一片玻璃大約需要10萬元,但在美國就需要10萬美元。

  在黃兆華看來,福耀玻璃今天遇到的問題是一個必經的過程,“學費是必須要付的”。企業進入一個全新的環境,就是要通過不斷摸索、解決一個個問題才能逐漸適應,“外資企業在中國還不是照樣痛苦”。

  結合自己在美國的工作經歷,他感嘆:“藍領工人這個群體其實是最難管的,美國文化又這么多元,你以為會說英語就可以溝通,人家說的都是俚語。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找合適的當地人來管。”


保持敬畏


  20171222日,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式簽署稅改法案,該法案被認為是美國30年來最大規模的稅務調整,包括約1.5萬億美元的減稅措施,如企業稅率從35%降至20%,暫時降低個人所得稅,以及調整跨國企業課稅等。

  美國德杰律師事務所管理合伙人陶景洲表示,“這項法案將吸引大量國際投資到美國去,中國企業也不例外,除非不愿意賺錢。”在他看來,中國企業近年逐漸意識到在發展中國家投資的風險:雖進入成本低,但由于法治不健全等因素,維持成本很高。形成對比的是,美國雖然進入成本高,審查、法律程序比較復雜,但它是世界上投資最安全的國家之一,稅改進一步加強了投資吸引力。

  根據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發布的《中國企業海外可持續發展報告2017》,2016年中國投資者共對全球164個國家和地區的7961家企業進行了非金融類直接投資,累計實現投資折合1701.1億美元,同比增長44.1%

  這份報告對中國企業“走出去”提出的建議包括:在經濟可行性外,加強對投資目的地社會與環境風險的分析與管控;挖掘投資目的地發展需求與企業自身產品、服務的契合性;強化與各利益相關方的溝通;逐步實現人才的本地化與國際化等。

  曹德旺談及福耀的海外投資時曾表示:“國外的水很深,如果只是因為有錢而盲目地走出去,那肯定是有去無回的。”2014年赴美投資前,福耀玻璃就已經擁有了全球認可的品牌、專有技術以及忠誠的客戶。

  韋萊韜悅大中華區總裁、中國企業全球化項目總負責人袁凌梓說,目前中國企業海外投資的主要方式是并購,其好處是規模擴張速度快,但整合難度很大,“很多時候是兼而不并”。

  長江商學院戰略學教授、歐洲市場副院長滕斌圣認為中國企業海外擴張的目的主要有三個:第一是輸出過剩產能,比如一些鋼鐵、水泥企業的產能在國內消化不了,企業關掉又會出現問題,所以選擇走出去;第二是出于業務增長考慮,國內的市場份額已經達到天花板,企業需要通過海外市場來提升銷量,形成規模經濟,比如小米進軍印度市場;第三是高科技企業如百度、華為等在海外成立研發中心,目的是提升技術優勢,并反哺國內市場。

  這些受訪人士均表示,中國企業一定要對海外投資保持敬畏,畢竟成功的案例少之又少,數來數去也就華為、聯想、海爾、福耀玻璃幾家企業。

  “中國企業家的生意敏感度高,很容易關注到國際市場上顯性的收益、商機,為此不惜冒風險,忽視法律、文化和管理效能方面的隱性成本。其實,走出去是非常不容易的。”袁凌梓說。
992998论坛 江苏7位数怎么算中奖 (*^▽^*)MG好运经纪人游戏规则 亿客隆彩票平台官网 (★^O^★)MG火热KTV怎么玩容易爆分 香港六合彩现场开奖 福建31选7走势图官网 香港六个彩特码资料 (*^▽^*)MG巴西森宝_正规平台 (*^▽^*)MG伟大魔术师爆分技巧 (^ω^)MG金钱蛙登陆 (*^▽^*)MG冰球突破新手攻略 福建体彩25选5开奖结果 贵州快三官方下载 35选7新疆 亿客隆欢迎你 (-^O^-)MG搞笑斑马送彩金